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24176|回复: 13

《梦痕灯影:中》之十三

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7-6 11:4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十三
       七棵苍柏在溪边摆的阵形,张馨竹在小山谷那段日子,从外公胡永活的藏书中翻到过一本《周易参同契》,书中见过此图形,当时只顾与梦蝶贪玩,不曾参详,今日终于有了体会。
       原来七棵苍柏摆的是七星拜月的车轮站位,一棵在中,六棵在外,成转动中的大轮。中间老树的力量运在外面旋轮的六棵青年树上,合成七棵树的离心力,将加害的外力向外抛出,这就是那砍伐士兵被一股力道推倒的原因。
       当然,凡人是看不出这些玄机的,也看不见七棵树都在旋转。
       无奈七棵树的道法尚浅,尤其外面旋轮上的六棵年青树的功力还只相当于人的少年,能抗争一时,全凭中间大树输出的力量才维持了自救。按道家五行说法,士兵所持的斧是鉄,是五行中的金,树为五行之木,木天生被金所克;况且人是生灵之首,没有手脚的草木怎能和人的力量对抗?所以那棵被砍的树依然受伤流出血来。
       看来这七棵柏树今天已难逃厄运了。
       都说草木无识无觉,是没有慧根的,没有思想的树木能够跨过天道涅槃,修为到这种地步已属不易了。张馨竹想到这里,顿时心生怜悯,难道眼睁睁看着他们殒命斧下?
       这时他的脑中忽然滋生慈悲念头:一定要救下它们,不能一错再错!
       但这砍伐的命令是大帅下的,军令如山,作为太平军的宾客,只能维持军令的执行,没有理由,也没有权力出面阻止呀。
       那盏亮灯又在前方出现了,像一只向张馨竹望来的眼睛。事情已到危急关头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容不得半刻迟疑。
       他忽然有了主意,找到这群士兵的队长商量道:“队长!今天天气炎热,要叫大家注意休息,别累坏了,晚上还要值勤呢。干脆叫士兵在林中休息一会,我带了一付扑克牌,教大家拱猪怎样?”
       队长一见来人是叶少帅的救命恩人,叶军帅的座上客宾,不好违拗了意见。又听说要教拱猪游戏,知道这是外国洋人传进来的西洋玩艺儿,五十四张牌轮番上阵变化无穷,心里想往之,也禁不住想学。
       “好!大家在林中休息,看馨竹老弟教大家拱猪!”队长下令。
       全队人在烈日下作业,早汗流浃背,一听休息,都欢呼雀跃起来,或钻进密林倚树杆斜躺着纳凉,或干脆跳进溪中泡澡,其余大部份围过来,在林荫里听张馨竹说打牌的要领。
       张馨竹道:“大家觉得怎样?凉快吧?坝子里树全砍秃了,没一处阴凉地方也不好,尤其溪边这段,活干累了可以乘凉,还有个遮掩方便洗澡。树剩下也不多了,我去跟大帅说今天下午放假只打牌,这段林荫就留着,怎样?”
       “打牌是快活事情,馨竹老弟说了算,以什么为睹注呢?”
       “就以这些树吧。玩一盘认领一棵,赢的就是树的主人:以后拥有在树下优先乘凉,睡觉,休息的权利,甚至可决定这棵树的生死,未经主人同意,谁也不准砍伐。”
       略施小计尔,拱猪的玩法只有张馨竹懂,又由张馨竹解释游戏规则,即是老师又是裁判,全凭一句话,不赢才怪!
不费一会时间,张馨竹己把七棵柏树赢下,又赢了溪边的一段,其它也有人赢壹棵的,有人赢两棵的,输赢全是张馨竹的布局,不说出来,他们当然不明白张馨竹心藏的意思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 打牌赢了溪流上端的树木,张馨竹中午回转营部,已晚了午饭时点,饭桌上只剩了些残汤剩菜。叶宾,胡兰花己下桌,在饭桌一角下着象棋。叶帅端着半碗米饭在旁观看。
       场面上摆的是屏风马对当头炮。
       张馨竹因溪边救了柏树精和他的六个子孙,心情感觉佳好,盛了碗米饭,把剩菜全倒进碗里,去坐在叶帅身边。
       叶帅一心只关注在棋盘上,心无旁骛,不知身边坐了个人。张馨竹趁他偏头去看残局时,将他碗里的一块肥肉偷到碗里,见叶帅还不知道,禁不住嗤嗤的笑出声来。
       叶军帅转过头来,才发现张馨竹坐在身边。
       叶军帅问:“馨竹,这晚才回来,还以为你又到哪个营队去凑热闹混伙食了呢,只吃点剩菜还笑得出来,今天出外捡了个宝吧?看你高兴的!”
       “军帅!我今天运气好,在溪边打牌赢了几十棵树。我怕溪边树砍光了,早上起来没地方散步,大热天的,赢些树来也好乘凉,洗澡时也有个遮蔽。”
       叶军帅知道张馨竹性格好贪玩,也开玩笑道:“好事呀!赢了树所以高兴了?帮我也赢几棵回来,我也去占个洗澡地方,免得和别人打挤。”
       “剩的树离大营己远,都在小溪那面,也没剩多少了,干脆我下午再去,赢些树来都送给军部,人人都有份。大帅,你觉可好?”
       “好呵,就看你的手气了。”
       叶军帅跟张馨竹说的不过是玩笑话,敷衍了张馨竹一句,但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古时候军中将帅说话也是出口不容反悔,这句话在张馨竹手里是可作新的军令的。
       张馨竹终于放下心来,剩下的淸龙溪上游一段林木算是保住了。


       这时桌面上的叶宾与胡兰花还聚精会神在棋盘上,二人沿着界河两军对垒,战局正陷于僵持,局上的棋子久久未动。未动者,蓄发伺机也,一动必是山河变色。
       此刻的棋局也正好影射清龙沟当下的形势。看似双方偃旗息鼓,其实一方已精锐暗渡,准备越过了陈昌栈道,阴谋诡计眼看得成;另一方呢?则伏兵窥伺,好似大智若愚,夜色中掩藏动向,随时会施以凭陵杀机。
       张馨竹也在旁边观看起来。
       人们常说天有不测风云,影射到棋局上岂有不变道理?
       桌上的局势已不待稍忽,只见尘烟过处,红马已跃过了沟壑,乱蹄践踏黑方哨位,旗幡指向对方龙庭;而又听到号角长鸣,黑方瞬间变阵炮出,不仅绊住了马脚,顺势架上炮位,轰击向红方车队。不多时,草木过刀,血溅四野,大军过处,哀鸿千里,待云散天青,一方已是弹尽粮绝。
       局面是叶宾连输了二盘。
       张馨竹旁观者清,因他跟叶宾下过象棋,知根知底。他了解叶宾是一把好手,是君子的谦逊,故意让着而已。胡兰花虽然赢了,费了十分力气,叶宾虽然输了,只施出七分功劲。
       但胡兰花不知其中有诈,酣战过后抬起头来,眼含得意神色,擦了把额上汗水,向旁边问:“馨竹哥,下午有空吗?”
       张馨竹以为胡兰花欲要跟他也来下两盘,忙推诿道:
       “和我来一盘?岂不是日本关东军跟李向阳的平原游击队来下?我是摆地雷战的,没得好性子,见到鬼子就拉弦,打不赢就跑。不如我们四人来个痛快的,打百分诈金花如何?”
       明着夸奖,其实是说胡兰花棋下得慢,与她下棋挨不起那样时间。
       胡兰花犹豫了下,回答:“什么日本鬼子地雷战的?谁跟你游击队要下棋了?这次你可没猜着!”边说边向叶宾诡秘地眨了下眼,用一只手在前,一手在后向上作平举状,眯了一只眼睛,后面的食指作了个弯曲的动作。
       “若张少侠稍有时间,在下愿拜请赐敎如何?馨竹哥,答应我好不好?”
       这句话出乎了张馨竹意外,原以为当着多人的面说胡兰花棋下得不怎么样,按惯例要遭劈头盖脑反击的,胡兰花一反常态竟矮下身来。
       胡兰花自从小溪边与张馨竹相识后,半个多月来,当到人前时,处处与张馨竹争强斗嘴,一点也不相让;背着人时,却又常打听张馨竹的身世和外公妹妹的事情。少女心思难猜,总是保持着与张馨竹不即不离的距离。
       张馨竹是知胡兰花死后在阴间法庭曾庇护过他,对他有恩,一直对她心存感激的。今天胡兰花忽然提出要向张馨竹学习打枪,第一次当着叶军帅和叶宾的面对他好言相求,下了矮桩,张馨竹岂能回绝?


发表于 2017-7-6 15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前排支持下了哦~
发表于 2017-7-7 09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发发呆,回回帖,工作结束~
发表于 2017-7-7 09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珍爱生命,果断回帖。
发表于 2017-7-7 09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为保住菊花,这个一定得回复!
发表于 2017-7-7 09:0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支持,赞一个
发表于 2017-7-8 09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秀起来~
发表于 2017-7-8 15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在这里!
发表于 2017-7-10 09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帖必须得顶起
发表于 2017-7-11 09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LZ敢整点更有创意的不?兄弟们等着围观捏~
 懒得打字嘛,点击右侧快捷回复  【顶贴光荣】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 Archiver| 小黑屋| 手机版| 江津网| 凯风网| 几江论坛 ( 渝ICP备11001935号-1 )  

GMT+8, 2017-9-23 20:46 , Processed in 0.455326 second(s), 2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